首页 > 新闻 > 港台人物 > 正文

廖长江:揽炒派赌徒心态 屡“落注”卖恐慌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今届立法会一再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议员以至黑暴分子对议会的暴力冲击、揽炒派在内会拉布7个月、议会因疫情延任一年。建制派“班长”、立法会商界(第二)议员廖长江认为,过去4年建制派比以往更为团结,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都能取得共识,亦能发挥对政府政策是其是、非其非的作用。他形容,揽炒派过去4年一再于“一地两检”、国歌法、逃犯修例上“落注”,企图令政府变“跛脚鸭”,他遗憾揽炒派成功贩卖恐慌,但强调建制派责无旁贷,一定要反对无中生有、无理取闹的言论主张。

去年的修例风波,令议会以至香港都陷入前所未见的乱局,由廖长江任主席的《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虽然也经历被揽炒派拉布的情况,但最终在17次会议、50小时讨论后审议好草案。

回顾那些会议,廖长江坦言揽炒派的言论其实就是“重复又重复”,面对国歌法这些没有什么争议的法案,揽炒派的做法说明他们的心态逢中必反,完全不尊重基本法下的“一国两制”。

遗憾修例风波揽炒派“中大奖”

单是看今届议会的情况, 已看到揽炒派的赌徒心态,也令香港陷入混乱和分裂。廖长江指出,揽炒派一直希望将特区政府变成“跛脚鸭”,所以一直在试,第一场买的是“一地两检”,他们当时极力贩卖恐慌,吓唬市民在西九站会被国安捉走,最终却闹出民主党自导自演被掳谎言的“钉书健”事件,失去赌本。

第二场是《国歌条例》,当时揽炒派又再贩卖恐慌,声称“唱国歌走音会被捕”、“听到国歌不实时肃立会被捕”等,廖长江说︰“当时他们还找人围堵立法会,但好像最终300人都不到,当中还要大部分是记者。”

第三场是《逃犯条例》修订,对揽炒派而言,这次是“hit the jackpot(中大奖)”,廖长江坦言︰“《逃犯条例》是被人炒作到这样,其实他们还是在用贩卖恐慌的手段。”身为执业大律师的他指出,有关修例是讲犯法的逃犯交换,中国和美国等很多国家都有,香港和内地可以移交逃犯亦是正常事,但遗憾最后被人用贩卖恐慌的手段拉倒。

反对无理议案 建制责无旁贷

结果去年社会谣言谎言满天飞,衍生出社会撕裂、对立,也直接令建制阵营重创,于去年区议会选举流失大量议席。廖长江认为,作为建制派,对无中生有、无理取闹的言论,他们责无旁贷一定反对。像揽炒派一再声称去年8月31日太子站死人,事实上根本就是揽炒派造谣,建制派对此讲出事实;又例如揽炒派要将警队开支削减为零,但城市治安的问题,始终不能坐视不理。他说︰“他们(揽炒派)提出无理取闹、无中生有的议案,正常人都会反对,就是这么简单。”

大局意识增强 建制派更团结

廖长江表示,其实在今届议会《议事规则》修改后,议会能正常运作议事,建制派亦多次对政府政策发挥是其是、非其非的角色。例如政府一度想收紧长者申领综援的资格,建制派亦群起批评政府离地,最终政府让步为60岁至64岁健全申领综援人士同时发放“就业支援补助金”,让该些人士能取得与长者综援同等的津助;又例如三隧分流方案,最终也在部分建制派开腔反对下撤回。

不过,三隧分流建制派亦没有一致共识,廖长江表示,建制派始终是多个板块和独立议员的组成,在不同事项政策上有自己看法是正常的,“我们不会凡事寻求一致”,但他认为建制派比上一届团结,“大家的大局意识增强了,在大是大非的原则上,大家基本可以保持一致。”

揽炒议员想延任又做戏

本年度立法会将于9月30日告终,大多数揽炒派议员还未为自己未来一年的去留找到合理说法,其中民主党、公民党更推说要“参考”民调。廖长江认为,揽炒派议员最终大多数都会留任,形容他们现时是“犹抱琵琶半遮脸”,“不过做戏都做得好肉酸囉。”

廖长江直言,作为政治人物,面对去留议会问题应洒脱做决定,并指像揽炒派一员、“热血公民”议员郑松泰就很洒脱,二话不说表明延任意向。对比之下,民主党、公民党不理香港民意研究所日前的民调结果,又重新委托进行民调,确实拖泥带水。

除了在延任一事瞻前顾后,廖长江相信揽炒派议员未来一年若留在议会,也会步步为营,即使他们的心态不变,也不会激烈抗争。他解释,除了是近月实施的香港国安法确实对揽炒派有震慑力,不少议会中的暴力冲击、阻碍会议进行的行为,未来相信也会严正处理,“他们不知道怎样会触碰到法治底线,所以会打醒十二分精神。”他又说︰“如果他们要继续踩线,分分钟会跌向另一边。”

“泛民”带人行错路 中央拨乱反正

身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的廖长江,对两地关系有深刻认识。他认为,中央对香港采取的很多措施都是就香港所发生事件的反应,今年香港国安法的颁布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建议,未来中央可增设更多渠道让市民反映意见,从而令双方的沟通更顺畅和深入。

回顾香港回归以来的发展,廖长江认为中央一直给香港非常大的空间,但揽炒派带头接二连三地发起所谓“抗争”,令中央作出反应式的举措,不断减少对他们的包容。

廖长江认为,香港国安法就是回应揽炒派行为的例子。他解释,香港国安法并没有取代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或完全包含相关法例的内容,如叛国等第二十三条列明的罪行,香港国安法并无触及,只是针对近年香港所发生事件,包括“颜色革命”、黑暴、“香港民族党”成立、揽炒派煽动外国制裁香港甚至国家等,设立四类罪行,包括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泛民’带人行了错误的路。”他坦言,社会因此出现的分裂,需要长时间修补。被问到如何可以让港人有向中央合理表达的途径,他建议中央可以在港开拓更多渠道收集港人意见,包括让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发挥更大作用,设立秘书处联系市民,令代表、委员能将更多香港市民的意见带到中央。

澳客彩票代理 白菜送彩金59网站大全 真人百家乐送彩金 微信pk10机器人漏洞 澳客彩票 免存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2019白菜网送彩金 澳门真人网上娱乐送彩金 棋牌娱乐app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