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中评智库:台湾选后政局与两岸关系

中评社香港2月9日电/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朱松岭教授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2月号发表专文《台湾“二合一”选举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作者认为:从蔡英文第一任期的言行逻辑、民进党的一贯做法及表现来看,蔡英文执政第二任期还会继续推行“C型台独”。蔡英文当局对两岸关系的政治定位依然维持着民进党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中的定位,即坚持“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依照规定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要改变这个现状需要台湾民众投票决定。在此定位下,蔡英文当局将持续不断地推行所谓“国家正常化”,推进台湾在国际上的曝光度,推进台湾和美国等国家的实质关系。作者强调:“在中美关系大环境尚不稳定、岛内‘台独’势力继续执政的情况下,民进党当局持续走与大陆‘脱钩’、关起门来搞‘台独’的道路,祇怕会让两岸关系在冷对抗的局面下更加动荡。<”文章内容如下:

2020年台湾“二合一”选举落下帷幕,蔡英文当选连任,民进党继续保持着“立法院”内的半数席位。这种情况延续了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的局面。在中美战略大博弈的背景下,这一选举结果对涉台外部势力介入程度、岛内政局变化及两岸关系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一、“二合一”选举结果形成的原因

今年的“二合一”选举结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在意料之中,是因为,无论蓝绿双方,都认为这次选举是一场选举资源、外部奥援、行政力量、政党团结完全不匹配的选战。意料之外,是因为,蔡英文政绩不彰、民进党立法恣意,有些已经严重伤害到岛内民生福祉甚至基本权利,而最终竟高票当选,足见当前岛内政治环境沧海桑田的变迁。由此,就不能不回顾与深思本次“二合一”选举的现象原因和制度原因,寻找其内在规律,并以此为契机,寻求岛内“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以及两岸关系持续冷对抗的破解之道。 

(一)“二合一”选举结果形成的现象原因

首先,韩国瑜存在正当性不足的致命伤。本次选举,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有天然的缺陷,这是众所周知的,刚当选高雄市长几个月就参选台湾当局领导人,必然引起高雄市民和岛内民众的不满。他们是否谅解韩国瑜并投出关键的选票,对韩国瑜至关重要,也是观察韩国瑜能否胜选的关键。民进党正是看到了韩国瑜的这一致命弱点,在选战中反复强调、极度渲染,并引起了青年人等选民群体的共鸣。选票给出了最精准的答案,韩国瑜在他的大本营高雄市一败涂地,狂输蔡英文48万票,比起他当选高雄市长时少了23万票,大约减少了20%的选票。韩国瑜被美国学者任雪丽(ShelleyRigger)称为国民党“不对的候选人”,①最终不仅没被选民原谅,反而被选民惩罚,这不得不说是国民党和韩国瑜“血的教训”。

其次,蔡英文操弄“亡国感”,引发了岛内部分选民的危机感和焦虑感,并激发了高投票率。十九大之后,“台独”走不通、两岸“必须统”也“必然统”的大势日渐分明。民进党当局通过故意曲解“1·2重要讲话”、插手并操弄“香港反修例事件”,让岛内民众感觉到,其生活方式和所谓相对独立的状态极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被打破。民进党当局精心炮制出的这条竞选主轴,让片面误读“1·2重要讲话”和香港街头暴力事件的部分台湾民众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全感。国际反华势力、岛内“台独”势力以及绿色媒体极力操弄、抹黑、歪曲,用“恐惧共产党”偷换掉“讨厌民进党”的巨大声浪,在信息片面化、国际和岛内媒体铺天盖地的配合下,不少岛内选民选择了相信这些陈词滥调和歪曲言论并反应到投票中去。这也从现象上反应出了岛内民众对“一国两制”的误解,对统一后状态的担忧,对未来两岸进一步走近的疑虑和排斥,反应出岛内部分民众不甘心“被统一”的危机感和焦虑感。②1月9日,韩国瑜凯道造势超过了马英九2008年的全盛时期,不仅催动了蓝营的投票率,更引起了绿营支持者的警觉和危机感,并在一定程度上催发了高投票率。

第三,这是美国等外部势力积极介入岛内选举的必然结果。众所周知,美国不信任韩国瑜、不看好韩国瑜,在本次选举尚未鸣枪起跑,就明确选择了蔡英文的民进党当局继续执政。这无论是从美国学界、政界尤其是美国国会部分议员的言行中,美国跟民进党当局进行的反大陆介入选举的各种演习和措施中,美国颁布的有利于民进党当局的“涉台法案”中,还是美国公开出面为蔡英文当局稳住所谓“邦交国”中都清晰可见。无疑,美国等涉台外部势力积极鼓吹西方式民主自由,肯定台式民主,渲染大陆“狼来了”的恐怖气氛,使得民进党当局无论在竞选主轴的确定上、动用公权力肆无忌惮地介入选举上等诸多方面都有了更足的底气。美国在西方式选举方面经验丰富,对如何操弄和赢得选举瞭若指掌,加之它对台湾社会的掌控细腻深入,它的公开选边站对愿意充当国际社会“模范生”的部分台湾选民来讲,无疑具有非常强烈的引导作用。 

第四,国民党自身的问题也是本次“二合一”败北的重要原因。一是,国民党内斗消耗了党内力量。无论是在“总统”候选人初选及选举方面,还是在“立法委员”的不分区名单和分区协调方面,国民党确实存在贻误战机、“因私废公”等支持者强烈质疑的问题,这严重伤害了国民党的团结和选票的集中。二是,国民党在竞选纲领等方面,没有提出系统完整的体系。确实,由于岛内经历长期多次选举,并经常出现候选人当选跳票的现象,竞选纲领不再引起民众的关注和信任,反而是相互揭短、互暴弊端、拉抬仇恨容易激发选票,但是,作为在野党的国民党如果提早准备系统完整的施政纲领乃至未来执政团队人选,或能更好地引起民众的共鸣和支持。三是,国民党的青年政策需要检讨。国民党作为百年老店,无论青年培养还是人才更替的良好机制都一直没有建立,党内很难推陈出新,这也是青年支持者长期流失、流向更容易出头成长的政党的原因。此次及未来选举,青年选票越来越重要,更是最终选举胜负的风向标,对此,国民党有必要深入反思、长期耕耘,以求再起。

(二)“二合一”选举结果形成的制度原因

蔡英文在胜选感言中的一个关键词是“民主”。她用来沟通台湾和外部的关键词、号称选举结果捍卫的也是“民主”。“台式民主”到底是什么?这个制度本身到底会让台湾社会产生怎样的演变趋势?在这次选举之后,不得不再做更深入的制度分析。

一是,台式民主使得台湾走上分离主义的不归路。台式民主不同于美式民主,美式民主是精英治理,是共和制度,直到今天美国依然牢牢守住“选举人团”的间接选举制度。而台式民主则是直接选举,甚至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民主。重要的是,台式民主是在“中华民国宪法”全中国的框架之下,祇是在“中华民国自由地区”进行的选举。这种选举一旦发轫,作为“中华民国自由地区”的台澎金马就自然自我矮化为中国的“地方民主割据政权”,③尽管“中华民国宪法”规定的法源是包括大陆和台湾在内的全中国的,但是拥有权力的政治人物祇向权力来源负责,祇向选票低头,而非直接向法源负责。当权力来源萎缩成“台澎金马”时,当赋予当选人权力的来源祇是台澎金马的选民而非包括大陆在内的全中国的选民时,“中华民国”与“台澎金马”(或台湾)的最终重迭、合二为一就不可避免。④这在岛内选举改革到底采取直接选举制度还是委任选举制度的抗争中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事实也正是朝向当时早已担心的方向发展。民进党配套进行了相关论述,并在选举中逐步推进。毫无疑问,这些朝向“台独”方向狂奔的政策措施,引起了岛内坚持一个中国的民众的强烈反感和反对,但是由于李登辉、陈水扁长期握有岛内执政权,长期靠公权力强推猛进,导致岛内冲突愈演愈烈,问题越来越多。 

二是,“致密共同体”建构是岛内绿长蓝消的重要原因。彭明敏等早就提出了类似“共同体”建构的命题。1992年,李登辉提出了“台湾生命共同体”的概念,⑤1993年,民进党在“台湾主权宣达书”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这些观点一言以蔽之,就是要用“投票直选”的方式,逐步让在法理上代表全中国的“中华民国”名存实亡,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台湾共同体。他们以“爱台湾”为口号,建构具有致密共同体(densebody)特征的“台湾共同体”。这个所谓“共同体”即有鲜明的自生长性和排他性。这两个特点昭示了岛内“民主化”和“本土化”相结合,通过选举动员和排异,以“爱台湾”为标准,不断诉诸对这个共同体无条件忠诚的考验,并把任何缺乏这种忠诚或怀疑其忠诚性的行为称之为“卖台湾”,视为不可饶恕的背叛,并用选票予以淘汰。这种共同体一旦从想像走向现实,被民众接受并成为常识,其自我繁衍、自我发展、自我维系就如同生命的本能一般充满动力,自动运行。生命在意识自我、发展自我中,将“台独”的“共同体”寓于选票之中,每一次选举都是对共同体建构的动员和深化。这种如生命本源般的动员源源不断地提供给养,使得“民主化”和“本土化”建构融合进行,不断深化。这应该就是民进党历任候选人不断用“民主”作为关键词,蔡英文不断用“这个国家”来强调这个所谓共同体的重要原因。

三是,排异是李登辉和民进党打造“台独”制度体系的关键考虑。致密共同体不仅检验“一个中国”身份的政党、团体和个人,同样排斥“本土”中不利于其生长的因素。如上所述,直接选举后,“中华民国”与台湾之间的融合就不可避免。在“中华民国”台湾化的过程中,“本土”作为既有基因,对具有“一个中国”身份、格局的政党、政治人物具有本能的自我保护的排斥,直到这些政党和政治人物蜕化为“本土”势力或者向“本土”效忠。因而,台湾政治势力正当性的打造、发展方向的塑造寓于其中。“本土”势力尝遍权力滋味,走向体制内堕落的时候,同样成为“台湾共同体”的排斥对象。当体制内无法解决自我保护及排异功能时,自然外溢为社会运动或政治运动。这就是民进党2018年“九合一”选举惨败的根本原因,也是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因某些议题的炒作支持度下滑、祇获得5个不分区席次的原因。2020年,对台湾这个共同体的安全动员达到极致,激发出所有能够通过选票表达的诉求。这是共同体成员对现实危险、环境改变及自身判断带来的危机催发出来的选票。排异,因稳定的打破而激发,如果我们希望继续维持战略机遇期,就不要通过各种方式刺激岛内民众、激发岛内排异力量的爆发。

综上,此次蔡英文和民进党的胜选,既有制度性原因,也有当前复杂国际背景下的岛内选举各方自身的深层原因,这是从两岸政治对立时就被分割在当时国际社会的两大阵营的板块效应的延续,是新时代中美战略博弈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是岛内政治势力操弄、政治板块消长的重要观察点。

二、选后台湾政局的可能动向

(一)台湾当局的可能动向

民进党第二次全面执政,会继续推进蔡英文第一任期内推行的内外政策和两岸政策,不可能进行根本性的政策变革。蔡英文的胜选感言和林静仪接受德国之声专访的内容,基本透露出蔡英文和民进党在未来施政和两岸关系上的主轴。

林静仪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提出,过去四年和未来四年民进党当局要做的事情。一是,把台湾省议会的预算清零,让它实质不运作。二是,让“考试院”萎缩。三是,在无法通过“修宪”方式废除“监察院”之前,实现监察院的转型,转型为“人权监督”的机构。第四,总的目标是,将台湾政治体制从“五权宪法”全面转向“三权分立”。第五,继续朝向台湾“独立”方向迈进,包括改“国号”问题。现在,“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体的。什么时候把所谓“中华民国”改成台湾,需要一点时间。还要“我们的人民共识”。第六,持续推动“政党外交”或者所谓“民主联盟合作”。第七,跟所谓理念相近的国家推进“实质合作”。⑥ 

蔡英文在选举结束后发表的胜选感言中透露出的信息并不让人乐观。一是,她向国际社会表达了维护台湾“主权”的决心,这不可能让两岸冷对抗的状态得到缓和。二是,她明确提出了未来两岸重启良性互动的“八个字”,称之为“让两岸人民拉近距离、互惠互利的唯一途径”,⑦并对这四个概念逐一进行了解释,不留任何模糊解读的空间。三是,明确对“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说不,但并未提出任何共同政治基础和缓和两岸对抗的新论述。

(二)蓝营走势

国民党两场选举惨败,铩羽而归,党内要求反思两岸政策、进行人事改革、党务主管更替的呼声再起。韩国瑜虽然掀起“韩流”,超热选情,得票率比2016年的朱立伦高出7.6%,多获171万票,但最终以260余万票的差距败北。而且,与2018年“九合一”选举完全相反,此次韩国瑜祇在6个县市取得优势,在16个县市败给了蔡英文。2018年“九合一”选举后,原本在政党支持度上远远领先民进党的国民党,在此次“立法委员”选举中依然是“立法院”中的少数,全面败给了民进党。

未来的国民党,一是,缺乏领军人才,未来一段时间领袖人才的培养值得关注。不少民众认为,本次韩国瑜参选获得552万多票,而且其造势场合的热度甚至超过马英九全盛时期,如果国民党内派其他选将出来,可能得票更差。这种观点不无道理,国民党内不是没有人才,但由于种种原因,在马英九之后,确实没有涌现出来有担当、有能力、有威信、有视野的领袖人才,这也是国民党内山头林立、内耗严重、选举折损的重要原因。二是,关于两岸论述的讨论、论述及未来趋势值得高度关注。选举结束后,国民党内对党的定位、国家认同、两岸关系问题的争论再次掀起,这反映出国民党内部分党员的严重信心不足,也反映出国民党缺乏论述的严重危机。三是,罢免韩国瑜议题可能继续延烧。韩国瑜刚刚帮国民党拿下的南台湾重镇高雄市,因其参选台湾当局领导人而引发罢免程序。如今,选举已经落幕,罢免韩国瑜的程序还在持续推进。依据“选罢法”的相关规定,罢免程序分提议、连署、投票三阶段。投票阶段,同意罢免票数多于不同意罢免票数,且同意票数达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罢免就会过关。从票数上看,无非需要57万票,如民进党强推,应不难过关。这个投票将在2020年5月份举行,那时正是蔡英文第二任期开始的时候。届时高雄市长重选,民进党收复失地,国民党雪上加霜,祇怕未来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局面。

(三)第三势力走势

由于“共同体”的排异效应和最终的“弃保效应”,宋楚瑜领导的亲民党尽管有郭台铭加持,但依然仅获得了61万票,远低于2016年的157。6万票。柯文哲领导的台湾民众党政党票超过150万票,囊括5席不分区“立委”,成为“立法院”内第三大党。但是由于民进党单独过半,台湾民众党不是“关键少数”,因此其制衡作用有限。 

未来,台湾民众党有三个观察点值得关注:一是,台湾民众党获得了提名2024年台湾当局领导人的门票,这对柯文哲未来的职场规划具有非常重要的指标意义,对于有参选台湾当局领导人雄心的政治人物来说,两岸关系是绕不开的议题。二是,台湾民众党高举“理性、务实、科学、数据、对话”的大旗进入“立法院”,这个政党重点从公共政策出发,与国、民两党确实存在一定的区别,且其柔性政党的特性更使得它成为招揽从国、民两党中脱身而出的政治力量的重要招牌。⑧三是,台湾民众党以及时代力量等第三势力在本次选举之后,必将布局2022年的“九合一”选举,新的起跑线必然引发岛内政治势力的重新组合,他们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带来的变化值得关注。

总体看来,第三势力至今尚无法成为挑战和问鼎台湾当局领导人并成为台湾主流政治势力的力量和势头。甚至,一些小党如台湾激进等还有可能与民进党结盟。在国民党万马齐喑、发展势头不明的情况下,很可能要面对民进党长期执政的局面。

三、“二合一”选后两岸关系的走向

“二合一”选举结束后,由于蔡英文继续执政,民进党延续了“立法院”的多数席位,两岸关系的主旋律应不会发生大的波动和变化。但是,由于此次选举后,岛内政治板块消长、政治势力进退、政治气候变化、新的政党冲上政治舞台等因素,也给两岸关系带来新一波的微调。

从蔡英文第一任期的言行逻辑、民进党的一贯做法及上述表现来看,一是,蔡英文执政第二任期还会继续推行“C型台独”。⑨蔡英文当局对两岸关系的政治定位依然维持着民进党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中的定位,即坚持“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依照规定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要改变这个现状需要台湾民众投票决定。在此定位下,蔡英文当局将持续不断地推行所谓“国家正常化”,推进台湾在国际上的曝光度,推进台湾和美国等价值一致国家的实质关系。当然,这种关系和美国的纵容和支持是分不开的。二是,蔡英文第二任期不排除民进党在“立法院”内恣意妄为,继续推出两岸关系的铁丝网,阻碍两岸交流合作发展。尤其是,在2019年12月31日民进党党团强行通过内容非常粗糙、程序不合规定、执法机关不明、权力可能滥用的“反渗透法”,这个法在通过之前、通过之后都引起了岛内相当部分民众的不安全感和恐慌,2020年1月15日颁布实施后,民进党当局如何去贯彻实施这个法就极为引人关注。三是,蔡英文第二任期,民进党各派系瓜分政治利益的问题可能在岛内政局演变和两岸关系未来方面产生冲突,不排除自称“务实的台独工作者”的赖清德、掌握“立法院”多数席位的民进党通过各种方式挑衅大陆、进一步循序渐进推进“台独”进程,进而挑战两岸关系,造成两岸关系的进一步紧张、动荡。

此外,中美关系作为两岸关系的大背景,美国作为最重要的涉台外部因素,在2020年乃至未来四年的两岸关系中至关重要。尽管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已经签字,但第二阶段的谈判又将开始,美国针对中国的各种“挑事儿”还将继续。更何况,2020年也是美国的选举年,美国方面如何打“台湾牌”,是否会与台湾当局商谈FTA,是否继续打包括“台湾牌”在内的组合牌,如何藉操弄中美关系议题拉抬选情、催促选票,都直接影响着未来两岸关系的走向。

在中美关系大环境尚不稳定、岛内“台独”势力继续执政的情况下,民进党当局持续走与大陆“脱钩”、关起门来搞“台独”的道路,祇怕会让两岸关系在冷对抗的局面下更加动荡。 

可以提现送彩金的捕鱼游戏 可以免费送彩金的网站 论坛跳槽送彩金 购彩送彩金 免存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棋牌游戏 诚信群机器人 澳客彩票 网上现金游戏注册送彩金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